执笔未遂@半身不遂

您爱过人类吗我焦虑到头发都掉了

"「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这种描写太老套了吧。"
"那您还要我怎么写呢?——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血泊里?然后被挖出来,在铜勺里加热融化,掺进银粉,浇在信封上头,须知即使这样他的笑容也没有丝毫改变过。或者刻在您的床头灯灯罩上,贴在您的墙上,画在您小儿子课堂练习簿的第一页,积聚成您家浴缸里的水垢那个形状……总之,您自己看着办吧,要哪个,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写。反正您从没看过他的笑容,这是一定的。下次我一定为您带个便于理解、和我的描写一样的金像,就像教幼儿园小孩需要拿个苹果一样。"

1 16

少年的身躯抱进怀里薄薄的,没有分量,手掌只摸得到衣服的触感,丝绸厚度与纸无异,仅仅一味地凉而滑,丝毫透不出体温,像肌肉的部分全都已在不为人知之时被掀开抽走了,徒留下盖着皮的骨头,是一份妄图瞒天过海的假的祭礼。然而这身体分明又很柔软,没有尖刻伤人之处,即使将胸口抵在肩膀上,也未感觉被硌痛。他没有任何一些成文的感想可发表,只得低头和少年接吻,一味将手臂紧紧圈住对方的腰背,觉得自己现时抱着的其实是一只缺少壳或甲的贝类。

38

(DR/狛日)白海葵和椰子蟹①


*人物属于原创ooc属于我
*《龙虾》paro。大致上,很不严谨
*照例俗套而谐,并且还没有写完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日向创到达酒店的时候发现,约30分钟前狛枝凪斗刚变成一只白海葵这个惊人的事实。他站在玻璃缸面前,无言地盯着翻滚的触手看了许久,觉得无论如何无法承认眼前这种连大脑基础都没有的生物曾是个脑子有病的人。

大约每个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实在太突然,突然得像是在你跟你的十五个同窗好友一同忙于举杯邀明月,再坐下时候凳子却已经被人撤了,把酒非但问不到青天,还一整杯全洒在自己胸口。这事不仅令人失去平衡栽倒在地,而且还令人十分想骂一句哎哟卧槽。但日向创由于百般磨炼出的好...

11 34

"因为实在太难过,我「唉」地叹气出声。实在是非常响亮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了不让周围的人发现其中真正的原因,我赶快把小刀的刀尖前端——大概三毫米的长度,刺进手指里,苦笑着和他们解释是因为自己误伤了自己。可是后来我才突然想起来,人受伤的时候,并不是「唉」地叹气,而是「啊」地叫出来的。我的伪装,比我想象中更为拙劣,甚至可称太过虚伪,而周围的人都仿佛宠溺我一般,对此通通佯装不知。这让我感到更难过了。"

22

老子头顶都斑秃了不是生发灵!!!!(。
如果还有其他人把ID看成999生发灵/感冒灵的话
…………请私信我,我好改掉,避免更多人把我当成生发灵营销号……

5 8

小诗一首
我/不会发/LFT/的私信/啊。

1

电影《龙虾》的那个梗
这个试阅先扔着如果我和专业课布置的剧本搏斗完了我就写
呃、白海葵和枝真的很像不信大家去搜图片看看(……

4 43

sc对没脑子的人而言就不是很ok

3

(DR/松神)猫与洋葱与猫猫猫猫猫


*奇怪的设……其实根本没细想设定只是随便写写,照例不走正剧,完全不严肃预警
*以及当然标题也是随便写的
*人物属于原作,ooc和洋葱属于我
*神座可能是个不知在想什么的大猫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事情的起源是神座出流在迈入家门后突然掏出一袋来源未知的洋葱碎。

松田正躺在空调出风口对面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慢悠悠地翻漫画书。漫画书也作为回应般,有一搭没一搭,慢悠悠总试图往他脸上扣——松田快睡着了。听到门响他坐起来,看见黑长直的男人正走进屋里,手里提着散发不祥辛辣气息的一塑料袋奇怪东西。

神经学者的聪明头脑感到不同于睡意的些微昏眩。一来,这屋的厨房几乎不太动用,可能厨具都还不全,大约并没有给神...

17

(DR/狛日)不知为什么有个大手太太可能要来我的签售了(下)


*上篇的续篇,试阅的正文
*俗套paro,具体设定没写明白的话会在文末加以补全,人物属于ooc原作属于……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凭良心预警一下,还是有点谐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比起狛枝来,日向在凉水洗了三遍脸顺带冲了把头发之后还是认定自己更心疼洋葱。对这件事,狛枝也难以处理,他一边靠着厨房门等日向在洗菜的水龙头底下洗完自己(这样好轮到他来洗),一边决定应该偷偷把那摊洋葱给收拾掉。戴上微波炉隔热手套,他愉快地把洋葱碎打包,像收拾桌上一堆磨秃了的蘸水笔尖时一样,大而化之一股脑全扫进袋子里扔掉了事。扔完回头,日向洗得红通通的眼睛盯着他,当然狛枝的眼睛现在也红通通,两个虹膜颜色一深一浅...

16 79
 
1 / 5

© 执笔未遂@半身不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