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okko

您大概是发现了一个我。

诞生于大海之人的咏叹调真的很天草啊……
「你朝着无名亦无尽的星空伸出手去 尽管知道这样做并不会使之降临」
不知道你的尽头会有什么.jpg

8

(FGO/伯爵天草)四六时中

割它三斤俗套大腿肉
警察侦探现代paro预警
本来想写长点再扔但是最近tag下好像过于长草了
不要问我本人到底站什么攻受,我都吃的,也都写的,反正写出来除了车部分差不多的,又一般不写车
此文的诞生需要致谢K先生

——

午后五点,被下午茶与晚餐夹攻而使人胃袋隐隐不安的时间,业界知名侦探爱德蒙·唐泰斯坐在一间小出租屋里,吸着烟等人来。在他的头脑中,无数齿轮碌碌拼合,尽管他的那双金眼睛只是百无聊赖地望着房间里的桌子、桌上的烟灰缸、烟灰缸里的樱桃核,又被薄明的、忽明忽暗的阵阵烟气遮住,但那熟悉了高速运转的齿轮们仍旧能够在他心中碾出一副大致完整的图景。

他大概已经猜到天草四郎要委托他的事是什...

7 30

我想看沃尔夫冈演奏电音蝌蚪

2

我是碎片,我是塔,我是程序代码,我是讲相声的。

3

(P5/主明主)咬肌和颊肌

因为实在太傻了所以我不想写完,就这样随手一放吧
微笑时牵动的肌肉有四块不是只有这两块

————

面部肌肉活动非得与情绪产生对应关系也是虚拟人物的特权和定律。即使演技精妙卓绝且对伪装表情略知一二如明智吾郎,还是要在出演跳反情节时情不自禁产生面部扭曲,颜艺形象广为流传,是黑是粉,籍贯勿论,人手一张。明智吾郎对此其实没什么感觉,他在那时候已经不在意剧中形象了,只想赶快搞死来栖晓一行人,挫骨扬灰冲进下水道,掐死夜莺炖汤喝,玫瑰熬作配吐司面包的果酱,白鸟面具砸碎垫花盆。而来栖晓喜怒向来不形于色,只肯在变身时遵循传统地露出恶人笑颜,却同样——也可能其实比明智更多地——斩获万千少女芳心。来栖晓对明智深表同...

2 53

也是一个假的童话故事


冷风在高天之下回旋,发出可怖的呜呜声响,连黑魆魆的森林都被摇撼,树的顶梢排成了挣扎的波浪。小红帽圣人藏在木屋里做祷告,他的酒还没有准备好,蛋糕也还在炉子里呢,听着一阵一阵的风的声音,他好担心外婆呀。谁能带他穿过狂风与密林呢?是那只老虎吗?巨大的猛兽每个月里都穿越森林,敲响这间房子的门。小红帽坐在大猫的脊背上,手指搂进白茸茸的颈毛里。像搭了好心人的顺风车,等到了目的地,就拍拍老虎的脑袋。老虎总是摇摇头,把他的手用恰好的力气甩掉,然后露出很不高兴的眼神来。——老虎为什么不高兴呢?老虎的眼睛和毛皮都那么漂亮。每次小红帽都很想握一握老虎的大爪子,再摸一摸老虎的长尾巴。如果这个月没能鼓起勇气的话,就下个...

54

一个假的童话故事

这是一头美丽的白银的龙的故事。在那时,世界的大半仍然被如今传说中的种族分割开去,龙生活在天空的对面,精灵在树林另一边,人鱼歌唱的海域,仍是商船与军舰所不能及的。

龙与同辈生活在一起。他们同样是群居,这个族类的漫长的生命,并非人类口耳相传中的那样孤独。只是,在同辈中,他也确实是最孤僻而傲慢的那个。有的龙喷吐的龙息变成爆燃的火焰,有的龙可以掀起海上的飓风。而这头龙役使着荆棘。柔韧的,或者干枯坚硬的,仿佛布满寒霜般白色的,看起来绝无开花可能的棘刺,从他巨大的爪下生长出来。

可以看得出来,与别的龙的能力相比,这不是什么异常强大的本事。但龙对此没什么不满。他对观看别的龙练习魔法毫无兴趣,在同类吐出的...

12

(P5/主明主)明智吾郎从剪指甲开始起就输了


*是作者尝试将沙雕程度勇攀新高峰更上一层楼的力作
*有P4片场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足立先生友情出演,因此可以知道是某种程度上阖家欢乐的非正剧设定
*波特的名字还是来栖晓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来栖晓钻出柜台的时候看到明智吾郎在剪指甲——这世上无道理可讲,因此就是玉树临风的公众人物也要剪指甲的。明智动作轻巧,加之握持小号指甲钳的姿态足够优美,并不招人耳目,有人远远看了也只会觉得不过是当世美少年潜心握玉雕花。来栖绕到座位后面低下脑袋仔细观赏,而明智很快察觉到有人在后头,这事实明显到即使用他自己刚刚剪掉的指甲屑也能三秒内推理出那个人就是来栖晓。

小小地一声咔噔,名侦探明智急着想回头,错手把刀刃推...

(P5/主明主)潮栖


*作者写得很快乐,但并不保证读了也会很快乐
*是一些非常不明就里且仓促突然的片段,可能其中有某些不可言说之内在关联,时间轴/世界线方面请任意猜测
*波特的名字叫做来栖晓
*有利用作者个人废稿中的片段字句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明智吾郎双手叠在一起,举起来撑住额头,肩膀微微颤抖。他刚刚遭受到了日本社会现代化——"怪盗"这一概念传入以来——一个怪盗能对侦探造成的最大的打击。

来栖晓身着印花围裙,面无特殊表情,给他端来了一盘看起来很甜的辣咖喱。

他们俩之间所能发生的、正常些的故事,仿佛没有其他打开方式了。

***当然其实有很多。***
-

来栖晓端着一盘咖喱从柜台里钻...

欺诈师上身向后仰,蓝眼睛掩在黑发底下看不见了,只有嘴角看起来还在笑,姿势浮夸过度,以至衬衫前襟酒红的风琴褶一道道张开。他的名字是舍弃了的安眠曲,眼睛是哀鸣夜莺的巢穴,年轻人轻佻又堂皇,集人能所知的诸多烂俗气息于一身,白天蹲在路口抚摸路过的街猫,猫弓起腰背向他嘶鸣,夜里回到情人家中吃软饭,情人险些给他开出逮捕令。警察披着衬衣起来,给他端出微波炉里转了一圈没热透的剩饭,吃得他直叹气。最后一口咽下去,要发表意见,想了想没开口,先端空碗去洗。再出厨房门的时候警察都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俯身把人抱起来致以一吻,顺便在对方衬衣背后擦干手上的水。

4
 
1 / 9

© Norok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