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okko

再按一次退出

(FGO/天草伯爵)一边进入梦中

*短得不行的Warning
*也就是说Warning和正文都短得不行了
*正文不足的沙雕力就由Warning来补足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死线近了,没人需要悔改,只是天草四郎承载的任务日益急迫,须得每晚赶稿到三点半。现代电视连续剧的剧本纯属文化产业流水线的造物,若能找来二十七个人集集分工,那两个月准保可写半打。但名为迦勒底的小团队没那么多人,藤丸立香东拼西凑,劳心劳力,上至曾蒙一面之缘的隔壁投资人和本科时相熟的院内讲师,下至自己学长学弟学姐学妹(比如天草四郎和玛修),四处求告,终于拽起一个业余班子,承写一部大型史诗改编成的连续剧。

乌鲁克历史过于神话化,件件大事都不像人的手所能做的,写起...

2 36

天草四郎时贞们此刻正无尽趋向于自己

*自娱自乐的天草妖术师水仙,妖术师这个小朋友每家写出来都不一样搞得我很紧张,不吃就从这里开始迅速避雷吧
*只有一小小段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天草四郎睁开眼睛。有长发与羽织和祭披红布相杂,在这裁定者的耳边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妖术师俯在年轻圣人的身上,捧着他的脸颊亲吻嘴唇,那吻钝重灼热,像手中捧的是一颗刚刚斩落下来的生首。含着魔力的血从嘴唇的缝隙渗进来,温度和气味都如岛原的大火。不可否认这味道透出对方生前遭际及末路的可怕,但对天草四郎而言,由于两人经历间那微妙的隔阂与分歧,一想到妖术师必定曾在岛原城中抱持过与自己相同的心绪,这些只是让年轻复仇者的模样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显得更为生动了。天草如此...

17

人啊闲着没事为什么要收二手谷给自己喂屎

1

诞生于大海之人的咏叹调真的很天草啊……
「你朝着无名亦无尽的星空伸出手去 尽管知道这样做并不会使之降临」
不知道你的尽头会有什么.jpg

7

(FGO/伯爵天草)四六时中

割它三斤俗套大腿肉
警察侦探现代paro预警
本来想写长点再扔但是最近tag下好像过于长草了
不要问我本人到底站什么攻受,我都吃的,也都写的,反正写出来除了车部分差不多的,又一般不写车
此文的诞生需要致谢K先生

——

午后五点,被下午茶与晚餐夹攻而使人胃袋隐隐不安的时间,业界知名侦探爱德蒙·唐泰斯坐在一间小出租屋里,吸着烟等人来。在他的头脑中,无数齿轮碌碌拼合,尽管他的那双金眼睛只是百无聊赖地望着房间里的桌子、桌上的烟灰缸、烟灰缸里的樱桃核,又被薄明的、忽明忽暗的阵阵烟气遮住,但那熟悉了高速运转的齿轮们仍旧能够在他心中碾出一副大致完整的图景。

他大概已经猜到天草四郎要委托他的事是什...

7 37

我想看沃尔夫冈演奏电音蝌蚪

2

我是碎片,我是塔,我是程序代码,我是讲相声的。

3

(P5/主明主)咬肌和颊肌

因为实在太傻了所以我不想写完,就这样随手一放吧
微笑时牵动的肌肉有四块不是只有这两块

————

面部肌肉活动非得与情绪产生对应关系也是虚拟人物的特权和定律。即使演技精妙卓绝且对伪装表情略知一二如明智吾郎,还是要在出演跳反情节时情不自禁产生面部扭曲,颜艺形象广为流传,是黑是粉,籍贯勿论,人手一张。明智吾郎对此其实没什么感觉,他在那时候已经不在意剧中形象了,只想赶快搞死来栖晓一行人,挫骨扬灰冲进下水道,掐死夜莺炖汤喝,玫瑰熬作配吐司面包的果酱,白鸟面具砸碎垫花盆。而来栖晓喜怒向来不形于色,只肯在变身时遵循传统地露出恶人笑颜,却同样——也可能其实比明智更多地——斩获万千少女芳心。来栖晓对明智深表同...

2 55

也是一个假的童话故事


冷风在高天之下回旋,发出可怖的呜呜声响,连黑魆魆的森林都被摇撼,树的顶梢排成了挣扎的波浪。小红帽圣人藏在木屋里做祷告,他的酒还没有准备好,蛋糕也还在炉子里呢,听着一阵一阵的风的声音,他好担心外婆呀。谁能带他穿过狂风与密林呢?是那只老虎吗?巨大的猛兽每个月里都穿越森林,敲响这间房子的门。小红帽坐在大猫的脊背上,手指搂进白茸茸的颈毛里。像搭了好心人的顺风车,等到了目的地,就拍拍老虎的脑袋。老虎总是摇摇头,把他的手用恰好的力气甩掉,然后露出很不高兴的眼神来。——老虎为什么不高兴呢?老虎的眼睛和毛皮都那么漂亮。每次小红帽都很想握一握老虎的大爪子,再摸一摸老虎的长尾巴。如果这个月没能鼓起勇气的话,就下个...

65

一个假的童话故事

这是一头美丽的白银的龙的故事。在那时,世界的大半仍然被如今传说中的种族分割开去,龙生活在天空的对面,精灵在树林另一边,人鱼歌唱的海域,仍是商船与军舰所不能及的。

龙与同辈生活在一起。他们同样是群居,这个族类的漫长的生命,并非人类口耳相传中的那样孤独。只是,在同辈中,他也确实是最孤僻而傲慢的那个。有的龙喷吐的龙息变成爆燃的火焰,有的龙可以掀起海上的飓风。而这头龙役使着荆棘。柔韧的,或者干枯坚硬的,仿佛布满寒霜般白色的,看起来绝无开花可能的棘刺,从他巨大的爪下生长出来。

可以看得出来,与别的龙的能力相比,这不是什么异常强大的本事。但龙对此没什么不满。他对观看别的龙练习魔法毫无兴趣,在同类吐出的...

13
 
1 / 9

© Norokko | Powered by LOFTER